<rp id="zrnth"><optgroup id="zrnth"></optgroup></rp>
<li id="zrnth"><acronym id="zrnth"></acronym></li>

<th id="zrnth"></th>
<rp id="zrnth"><object id="zrnth"><input id="zrnth"></input></object></rp>
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最后的伊甸园-巴乔《天上的门》27

98弗兰德 2019-05-04 10:03:39

1999年,诺查丹玛斯的世界末日预言成了一个笑话,我们每一个人都在那个晚上和往常一样转身走进了21世纪。没有末日,只有重复的柴米油盐,无论我们开始有多期待21世纪的到来,等到它真的来临那一刻,其实就像一杯白开水一样寡淡无味。 

对意大利足球来说,刚刚过去的那个赛季似乎对新世纪的主人充满了兴趣,北方三强不再统治,罗马城的拉齐奥一飞冲天成为了亚平宁半岛新的主人,新王登基。蓝鹰在最后时刻勇夺联赛冠军,随后他们又拿下意大利杯,欧洲超级杯,瑞典人埃里克森带着一帮天才用三冠王给新世纪献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厚礼。但在国米的巴乔却要在新世纪的开始寻找下一份工作。33岁的他很尴尬,非常尴尬,高不成低不就,所谓中年危机其实我相信在那段时间也会同样非常困扰伟大的巴乔。在国际米兰的两个赛季算是让巴乔彻底明白他已经不会再是任何一个豪门俱乐部的核心了,长江后浪汹涌澎湃,如果不想倒在沙滩上,最好的办法只能远离狂潮。但如果不在舞台的中央,就这样马放南山,颐养天年,对巴乔来说又极不甘心。欧洲杯,世界杯,对33岁的巴乔仍然极具诱惑,甚至可以说是哪个年纪巴乔唯一考量的选择。在书中巴乔曾今说到:“当时,日本向我提出了要求,日本的要求不能不认真考虑,他们向我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利的合同,象我这样的人都认为是非同寻常的合同。当时我知道,如果我接受了日本提出的合同,那我就得同国家队说永别。因此,在回复马佐内之前,我同特拉帕托尼通了电话,最终的决定权属于他。如果特拉帕托尼对我说,我是绝对没有希望参加2002年世界杯赛了,那我就选择去日本踢球,不然,我还是到布雷西亚为好。我没有要求特拉帕托尼给予特殊照顾,我清楚地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知道他是如何想的。另外,我的骄傲,我的自信不允许我去要求特殊照顾。我只要求能同其他队员同等的机会就行了。特拉帕托尼讲得非常清楚,他说,他会随时注意我得状况,他要我放心。他说,能不能参加世界杯赛首先取决于我自己,所有有可能参加国家队得人也都是这样,不管是有希望得新星还是老手都取决于他们自己。如果我表明自己却是有实力上场,只有这样,他才会招我进国家队。当然,我知道,竞争是十分激烈的,挑选是残酷无情的。希望十分渺茫,但我觉得这样很好。”身披意大利的蓝色战袍是这个男人最后的热情和追逐,他仍然希望像上次加盟博洛尼亚一样,用一次全力以赴的赌博换一次最后的机会,虽然他本人也知道,这个机会会非常渺茫。当初特拉帕托尼那个电话,对巴乔来说就像是一盏人生十字楼口的指示灯,如果他当年一口拒绝了巴乔,那可能在日本会有一段属于巴乔的传奇而不再属于布雷西亚这个小城了。

国际米兰的莫拉蒂似乎还希望巴乔留下,虽然不管是里皮的执教能力还是他身上浓厚的尤文基因在国米看来都是非常不和谐的存在,而且巴乔和里皮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但里皮的合同没有到期,对莫拉蒂和国米来说,巴乔的合同已然到期,续约肯定是一件非常不现实的事情,离去很可惜也很无奈。

巴乔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呢?他在《天上的门》中说到:“因为那是一支必须是我再次振奋的球队--我当时在进行坚定不移的努力,希望在我职业生涯能够第四次参加世界杯赛,因为那是一支能满足三个必不可少的条件的球队,第一是一支甲级队,第二是离我家不太远,第三是能确保我真正能好好踢球。这样一来,从一开始就排除了国外各俱乐部的请求,如果我到意大利之外踢球,那不可避免的意味着,再也不能参加国家队。你可以看看维亚利和佐拉的情况。卡拉布里亚的雷吉纳和那不勒斯离家太远,我不愿让一家人很吃力地搬迁到很远的地方。”

所以,和之前去博洛尼亚一样,巴乔需要重新选择一个新的“博洛尼亚”但谁会是呢?但在我看来,其实这个“博洛尼亚”的出现并不容易!而且环顾整个意大利足坛几乎都不太可能出现,巴乔当时的就是走到了职业生涯的一次最重要的转折,向左走就是路的尽头,挂靴;向右走可能又是一个碌碌无为的赛季,布雷西亚真的是佛祖给到巴乔最高的奖赏,奖励他这一生的虔诚和砥砺前行最好的礼物。让他在人生最无奈的时刻找到了一个身心满足的归宿。

首先,巴乔和国米的合约到期,意味着他是自由转会,通常自由转会新东家不需要再向老东家支付更多的成本,但同时也代表球员会向新东家要求更高的薪酬待遇。在2000年的意大利,除了几只豪门和实力强劲的中游球队,谁会下狠心为了一个33岁的老将支付不菲的报酬呢?待遇就是一个无法绕开的问题。

其次,巴乔需要的是首发,是主力,是围绕他的战术体系。但他忘记了他的伤病,他的年纪,都让每一家俱乐部教练在这件事上都要再三斟酌。如果这是一个10年前的巴乔,我相信没有任何问题,但这就是职业足球环境的残酷和现实,你想要,我凭什么给你?就因为你有名?票房固然是一个考虑的维度,但绝对不是俱乐部考虑的首要因素,稳定的成绩才是持续商业化最好的答案,没有人喜欢投入下去的成本带来的不可预期。

最后,巴乔的地位,去到任何一个小俱乐部用一句谚语来说都是庙小装不下的大佛,这座大佛会打破之前的平衡,但一个中小球会稳定的平衡才是在意甲汹涌的惊涛骇浪中生存下来的不二法则。巴乔的人格魅力,球技经验,都会很快主导更衣室,影响主教练,甚至改变球队。这换成你是俱乐部的管理者,一定都会仔细掂量这个风险。

所以,事实也只会比预计还要残酷,日本也好,欧洲也罢,特拉帕托尼的一个电话断绝了巴乔的想法,回到国内,北方三强是绝对不可能再重新对他打开大门,冠军拉齐奥会要他吗?这个问题其实很容易给出答案。帕尔马,罗马,佛罗伦萨?七姐妹里说实话没有一支球队会要巴乔。中下游球队呢?雷吉纳和那不勒斯似乎对巴乔很有兴趣,但南方的环境和距离让巴乔似乎少了一些年少的果敢和冲劲。乌迪内斯和维琴察,其实都是媒体一些一厢情愿的揣测,特别是维琴察,让巴乔重新回到曾经出道的俱乐部似乎是一个美好而富有诗意的循环,但其实这两家俱乐部都没有真正接触过巴乔。10名之后的球队呢?莱切,巴里,都灵,威尼斯,卡利亚里,皮亚琴察,说实话这些球队巴乔估计自己去都没有信心能重现在博洛尼亚的高光。这就是当时的现实,33岁的巴乔面临失业,没有一家球队能装下他的雄心壮志,遍地都是被怀疑踩碎的骄傲。事实上巴乔在从AC米兰之后的职业生涯选择其实一直充满着文艺青年的理想,偏执,任性。赌博式加盟博洛尼亚的成功其实就是验证过的成功途径,以他当时的状态,资源,能力,如果加盟一家有一定投入和青训能力的球队,比如亚特兰大这种,未必不能在混乱的世纪交替的时代再次品尝一下冠军的美味,继而从新获得国家队的青睐。但巴乔在最不能浪费时间的年纪在国米浪费了两个赛季,甚至哪怕知道里皮在还坚持了一个赛季,他赢得了球迷的心,但输给了现实。直到在米兰城不远的一家叫布雷西亚的俱乐部升级上来拯救了巴乔。在这件事情上,巴乔在书中曾经说到:“自己的国内没有一个人能言中他这次转会的俱乐部”,确实,没有人可以言中,因为没有人会去说实话。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结果,以巴乔的要求,在当时的意甲几乎不可能真正找到一个合适的俱乐部,作为升班马的布雷西亚是让人大跌眼镜的但其实也是最合适的选择。

冲入意甲,球队需要更多的声音和曝光,巴乔毫无疑问让布雷西亚这座默默无闻的城市一夜之间响彻全球。就像当年布莱克本英超夺冠一样,全世界球迷都打开地图找到了这座叫布雷西亚的城市。新的赛季对升班马来说俱乐部一定都有更高的目标自然会有更多的投入,相比去年厮混在中下游的那些老油条来说,布雷西亚当时似乎让巴乔重新看到了那个博洛尼亚的影子。最后的最后马佐内对巴乔的了解拯救了他的骄傲,他答应巴乔会以他为核心组建球队。我相信这是最后一根让巴乔签约布雷西亚的稻草。还有什么比这个承诺对巴乔来说更重要呢?甚至在签约的合同中,马佐内把他和巴乔都深深的绑在了一起,如果马佐内一旦离开,巴乔也会离开。还有什么约定会比这份肯定和认同让巴乔无法拒绝?在新世纪第一年的某一天晚上,巴乔在没有选择下的最好选择,就是走进了升班马布雷西亚,从此在布雷西亚开始了一段最后的传奇。

 1999年1月,似乎也是为了响应一下世纪末的高潮,朴树发表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我去2000年》,带着对新世纪的怀疑,猜测,抵抗,无可奈何,这张专辑满足了很多人当时对新世纪的向往。巴乔,走向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不带一丝的犹豫,向旧世纪挥手告别,奔向他的2000年。

 我要走了 我去2000年

大家一起去休闲

就让该简单的简单

大家一起来干杯

为这个快乐的年代

泥锅泥碗你滚蛋

你追我赶到2000年

这滋味 有多美 我的天

 下期预告:布雷西亚的三架马车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

河北福彩好运3牛人课程_河北福彩好运3牛牛怎么玩 唐山大地震| 爱恨情仇| 家和万事兴| 徐正溪| 希灵帝国| 神印王座| 阿玛尼| 阿玛尼| 可燃冰| 邻座的怪同学|